[]

咔嚓!

天劫降落,漆黑的闪电像是神剑般,在这个世界中纵横,每一道都足以划破永恒。

华阳仙尊在大道上再次迈出一步,同时也象征了四万年来最高的一步,掀起了最大的时代波浪。

突然,九灵动了。

没有多余的言语,

用最直接的举动,回应了华阳仙尊之前的骄傲与质问——

谁说我不敢走你的路?

九灵要闯进道劫中亲手击毙华阳仙尊!

而就在这时,宁明眼神再次一变。

最后的那位仙尊,身穿青云袍、样貌年轻的男子,忽然开口道,

“宁夜,后面保持联系。”

一语落下。

宁明还没来得及多想,青衣男子就踏出了一步,

紧接着,一声天崩地裂的响声传出,无色界中突然映现出了一道巨大的身影,顶天立地,迈步而出。

仙尊级波动爆发,化作一股巨大的风暴。

“轰隆”

太过刚猛了,整个世界中的生灵瞬间就被击飞,全都震惊失色。

“哇!”“哇!”

大家就像是被一个大掌印给狠狠抽中,身体横飞而出,体内的道基都在剧烈颤抖。

这仅仅只是出世时爆发出的气浪,竟让一个世界都快被震成了破烂。

“这是”

“又一位仙尊!!”

“怎么可能?诸天真的要大乱了吗?”

众人全都不敢相信地大叫。

今日种种,实在是太震撼人心了。

“九灵,你是跪久了站不起来的低级畜生吗?”一道更加炸裂心神的声音响起,

“天机宫就如此害怕看见诸天再出一个十三重天的修士?”

轰!!!

那是一个通体圣光的人身,足有十万丈之高,大道凝为实质性的符号,一枚枚的在四周闪烁,好似满天星斗。

他抬起大手,掌心就像是一片天域,直接笼罩住了九灵。

又一个仙尊登场,

九灵被强行桎梏住了,没能闯进华阳仙尊的道劫!

另一边。

劫海中出现了几枚古字,全都染着漆黑色,并不像是正常的道文,而像是邪恶之物。

“这就是黑暗禁忌吗?”

大道上,华阳仙尊重新被打回了原形,一个满身是血的老人。

他望着漆黑古字,耳畔听见了诡异的低语声,自身的变化道仿佛正在发生某种堕落的变化。

远处,世界崩塌,又一位仙尊出世。

狂风吹来,掀起几根染血的发丝,闪电纵横,照亮了那苍老的面庞。

“何为道?”

冥冥中,华阳仙尊听到了一种声音,深入灵魂。

难以形容的景地,天地莫名昏暗了下来。

闪电像是消失了,天地寂静,连华阳仙尊的背影都变得模糊,仿佛陷入了幽冥间。

前方的黑暗道路上浮现出了一盏青灯,只有豆粒大小的光亮。

“何为道?”

那声音再次响起。

华阳仙尊立在原地许久,随后道,“大道,在太极之上而不为高,在六极之下而不为深,先天地而不为久,长于上古而不为老。”

“非也。”

“对于凡人而言,所谓德,就是合理;所谓道,就是合乎理性。”

“非也。”

“”

沉默了片刻后,华阳仙尊一言不发,突然向前,一手爆碎掉了那张青灯,“滚。”

轰!

轰!

轰!

刹那间,场景重回到了无色界中。

第十波道劫降临!

道,不可言说,

就如同凡人不可直视神明,不断地求索也抵达不了,如何能够用言语来进行描述?

无论华阳仙尊如何回答都是错的,但他却毫无敬畏,而是直接打破了这种质问。

上苍暴怒。

天地间突然烧起了熊熊大火,那是法则在怒发,令山河失色,日月无光。

数以万计的火焰飞来,让日月星辰都模糊了,浩瀚的波动淹没了华阳仙尊。

轰!!!

无色界是真的快要被打毁了,天地再次发生大爆炸,数以万里的疆域突然化作了一口黑洞。

“砰”

那道巨大的仙尊法相,大手炸开。

只见,

九灵释放出了无穷的大道之力,仙尊级威压彻底爆发,令那个地方形成了一片可怕的场域,像是有漫天星辰破碎后的碎片在绕体飞旋。

“南华仙尊,原来你还活着。”

九灵第一时间受到了惊动,但很快就平复了下来。

“天机宫,你们是真自诩为代表了上苍吗?听不见人心中的声音?”

名为南华仙尊的青衣人,身躯突然缩小,化作正常人形。

他向前迈步,语气平静,但一步就令空间塌陷了,“那就来战吧。”

“一群无法无天之徒,蔑视天地,无视我天机宫的纲领”

九灵也没有多余的言语,直接大步上前,

“若让你们成道,诸天必将大乱。今日种种,痴人说梦。”

轰!!!

一场惊世大战爆发。

山川、长河、甚至包括许多的生灵都瞬间被震死。

两大仙尊一边在无色界中进行搏杀,

两人的天灵盖又冲出炽盛的光束,进入了诸天上方的黑暗星空中。

那里才是真正的仙尊战场。

他们一路大战,像是杀进了宇宙深处,各自施展出绝天地的神通,

仙尊级的混战!

除了宁明以外,无色界中能跑的掉的修士早已经离开了,剩下的则沦为了被震碎的血肉。

场面一时难以形容,局势紧张到了极点。

此时,天机宫的另外几位宫主就在前往无色界的路上。

若是华阳仙尊失败,接下来,恐怕一个都逃不掉!

“对抗天地,结果却是让慕容阳来干,南华你还不够看。仙尊,亦有差距。”

突然,九灵威严无边的声音至星空中传出,不只是无色界,诸天万界都听见了。

所有人都吃惊。

仙尊亦有差距。

这就是当今的乾坤宫之主吗?

轰隆!

星空剧震,九灵通体绽放光辉,血气像是要贯穿古今未来,将对手打得横飞而出,一路血溅十万里。

“华阳!”

青衣人突然大吼一声,“用我的手段!你一定要成功!”

道劫中,华阳仙尊陷入绝境,突然又解开了体内的一个禁制。

一面古镜从其心脏中飞出,

镜面迸射出一道璀璨的光,击溃了重重劫难,令苍穹都响起了天崩般的声音。

“来!”

霎然间,南华仙尊的眼瞳中闪烁了下劫光。

他冲向九灵,四周的虚空也产生了一道道裂痕,有世间最可怕的光在其中闪烁。

好决绝!

这是为了保华阳仙尊成道,一边利用自己来分担劫难,一边又将九灵仙尊也给困于道劫当中。

九灵也怒了。

与此同时,下方的道劫结束。

火光消失后,那条大道上屹立着一道焦黑的躯体,像是丰碑般,让所有人都又敬又畏。

那是华阳仙尊。

宁明心脏狂跳,只觉得脑子在嗡嗡作响。

那个老人就快要被烧死了,但还是留有一丝微弱的神魂。

也就是说活着。

华阳仙尊,第十步,成功!

诸天上空,九灵的叱怒声混杂着道劫的毁灭声。

局势紧张到了能令所有人扣紧心弦的地步。

除了宁明所看见的,此时此际,在诸天的其他地方,天机宫的宫主们也有寻找到混元仙尊等“天庭余孽”的踪迹。

甚至已经有地方在爆发惊世大战,仙尊相遇,不知最后鹿死谁手。

华阳仙尊已经迈出了十步,就只差最后三步。

一旦成功,那群被贬为天庭余孽的仙尊们就将摇身一变,成为君临天下的帝皇。

一旦失败,损失也是巨大的。

为了助华阳仙尊成道,他们暴露了太多。

宁明如今沦为了一个单纯的看客,甚至都比不上君无道和麒杰二人。

起码那两位这会儿还在诸天行动。

不过,宁明此刻就在风暴的正中央,他就在无色界,在现场看着那个老人。

久久没有动作

那个白发老人就那样站在大道上,全身焦黑,雪白的发丝也被灼烧。

这种时候,南华仙尊在用道劫拖延九灵,其他的那几位仙尊也快被天机宫给逼到了绝路上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